成人用品:www.2s.tv
cs.hjghdfj.com > 网游小说 > 从灭族之夜开始迈向最强 > 第五十八章 母与子(上)
    天渐渐破晓,整个天地朦朦胧胧,如同披上一层灰色的轻纱,都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但直到东方天际浮起一片鱼肚白,大地渐渐透彻光明起来之时。

    还是一片万籁俱寂,仿佛这片山脉所有生灵的气息都被深渊吞噬了一般!

    宇智波鼬心中有些不安,从接到任务的时候,他心里就感觉到有些不安。

    这份不安随着时间的推移和距离的逐渐拉近后,越发明显起来。

    经过日夜兼程,他们已经来到这处山脉入口处。

    宇智波鼬依旧脸色平静,但看着眼前光线比身后更黑暗,更深沉的险恶山脉,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

    黑暗,空旷,阴森!

    视线所及之处,只有一片漆黑,一片死气沉沉,空气中隐隐还能问道一丝丝冰冷的味道!

    眼前半拱形的山脉入口仿佛一头吞噬生命的深渊巨兽!

    短短的一瞬间,宇智波鼬不由得心中想到。

    五年前的那晚,在弟弟踏入宇智波族地之时,是不是也跟他现在一样感到有些不安?

    “鼬桑在想什么?”

    干柿鬼鲛手提鲛肌大刀,敏锐的他似乎察觉到了同伴的不对劲,咧嘴一笑,露出了尖锐白皙的牙齿。

    “没什么。”

    宇智波鼬摇了摇头,敷衍过去,脸色看不清丝毫异常。

    干柿鬼鲛耸了耸肩,也不以为意,这也是两人相处的日常了。

    “说起来,没想到这次首领会选择亲自出手呢,不过,也对,大蛇丸是组织的叛徒,鼬桑的弟弟杀了组织的两个成员,作为组织的首领,也必须得找他们两个要个交代才行。”

    “首领的实力这么强,想来待会,不管是大蛇丸和鼬桑的弟弟都会死吧?”

    干柿鬼鲛瞟了一眼宇智波鼬,见他仍旧一副平静的模样,笑了笑。

    话语中似有所指的继续说道:“不过,我们作为组织的成员,必须要学会为首领分担下工作才行,不能让他事事亲为。”

    言下之意就是趁着佩恩还没过来,我们赶快把这件事情料理了吧。

    佩恩还没来,你还有机会演,等佩恩到场后,你可就没有演的机会了。

    “.......”

    闻言,宇智波鼬眼眸微垂,沉默了一会,对着旁边从大地中缓缓升起的白绝,开口道:“这一次的任务目标就是在里面吗?”

    “嗯!”白绝点头,开口道:“大概在二十公里外,大概40分钟前,魍魉的肉身已经被放出来,它似乎在和宇智波佐助战斗,不过,这场战斗在你们来到之前,就已经结束了,我也不知道是谁胜谁负。”

    “只有宇智波佐助?大蛇丸呢?”

    这时和马开口问道,宇智波佐助虽强,但比起他,和马更为忌惮大蛇丸。

    “谁知道那条老毒蛇呢?”白绝摊了摊手,无奈道:“宇智波佐助不知道用什么办法,发现了我的另外一具分身,为了保命,我只能在离得远远的。”

    这一具白绝正是位于沼之国的孢子分身,而之前被佐助杀死的白绝则是鬼之国的孢子分身。

    吸取了教训,这具白绝一直不敢靠近这附近,只能远远的守着这处山脉,从之前佐助与魍魉的战斗发出的动静,判断任务目标的位置。

    “不过,我的另外一具分身死之前,他一直都没有看到大蛇丸的踪迹,或许这条老毒蛇就像以前一样躲在幕后,策划着什么吧?”

    看来弟弟的实力又有所上升呢,不过,大蛇丸这个家伙到底在谋划着什么?

    虽然曾经大蛇丸被他秒杀,但宇智波鼬也从来没小觑这个对手。

    “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

    得到了想要的消息后,宇智波鼬点点头,率先朝着白绝说的地方赶去。

    他要抓紧时间!

    他要赶在佩恩赶到这个地方之前,把这次的任务解决掉。

    这样,佐助才能够活下来。

    深知佩恩力量之强的宇智波鼬,知道若是待佩恩来到这个地方的话,佐助估计连一线生机都不会有。

    到那个时候,为了弟弟的安全,他也只能当场反水,摊牌了。

    只是,对于这个具有传说中六道仙人轮回眼的首领,宇智波鼬也没有多少胜过他的把握。

    更别说,他身边还有干柿鬼鲛和和马两个实力强大的忍者。

    不过,好在佩恩身处的雨忍村距离这里较远,在宇智波鼬的估计中,他至少还要一个小时后才能够来到这里。

    而这一个小时,就足够了!

    见宇智波鼬一马当先冲了进去,干柿鬼鲛咧嘴一笑,也马上跟了上去,和马紧随其后。

    ..............

    “前面应该就是任务目标所在了。”

    一会后,晓组织的三人跨越了近二十公里,快要来到了白绝所说的地点。

    只是此时三人脸上都有些惊疑不定,他们越是靠近任务地点,所看到的东西就越显怪异和荒诞。

    此时已经是黎明破晓之时,但这片山谷尽是一副黑暗的模样,偶尔透出了一丝光明,照在树木枝丫,岩石上,影子也被异常地拉长扭曲,予人说不出的怪诞与惊怖。

    仿佛三人要去的地方,不是现实,而是一个通往地狱的入口。

    不过,三人都是意志坚韧,经验丰富的忍者,眼下就是地狱深渊,也不可能让他们心生畏惧!

    终于,他们在翻过一个山后,他们到了!

    这是一片山谷之地,被层层叠叠的险恶大山拱起,山谷尽头处有一个地下溶洞,似乎在通往什么地方。

    但三人都没将把心思放在那熔岩洞上,而是不约而同的将视线放在山谷中央那名背对他们的少年身上。

    宇智波佐助!

    见到自己的弟弟,宇智波鼬眼眸微动。

    大蛇丸不在吗?

    三人见这片山谷除了宇智波佐助和他身前一个巨大怪异,体表冒出密密麻麻的裂痕的箱子外,根本没有大蛇丸的人影。

    而此时,宇智波鼬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起来。

    强行压下了心中涌起的不安,宇智波鼬率先跳了下去,见状,干柿鬼鲛和和马也立马跟了上来。

    “好久不见呢,萨斯给。”

    宇智波鼬脸色平静,缓步走上前,声音无比的冷漠。

    “是啊,好久不见呢,宇智波鼬....”

    佐助点点头,转过头来,上下打量了一下宇智波鼬,嘴角露出一丝玩味的笑意。

    “你来到刚好,有时候,我甚至怀疑你是不是踩着点到的呢,呵呵.....”

    闻言,宇智波鼬眉头轻皱,感觉到有些不对劲,心中疑惑间,就听佐助那玩味的声音继续说道:

    “我很难面对她,但我想如果是你的话,应该没有问题,毕竟同样的事情,你以前就做过了,再做一次也没什么大不了,呵呵....”

    她!?

    宇智波鼬眼睛微微眯起,冷漠道:“什么意思?”

    佐助并没继续回答他的问题,摇了摇头,微微一笑:“告辞!”

    话音刚落,佐助便化作一团白色烟雾消失不见。

    “居然是影分身?”

    干柿鬼鲛和和马走了上来,疑惑道:“他提前知道了我们的到来吗?”

    “所以他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陷阱?埋伏?”

    干柿鬼鲛扫了扫四周的环境,最后将视线放在哪个布满了各种裂痕的箱子身上!

    “还有这个箱子又是什么?”

    咔嚓,咔嚓!

    突然,箱子体表的裂痕开始变得狰狞扭曲,并且快速在虚空急速扩张,着迅速塌陷爆裂成四散成凌乱的漫天碎屑!

    那漫天的碎屑就如冬季的白毛细雪,配合着山谷中那呜呜的嘶鸣寒风,凄凄而落,一股淡淡的凄伤充斥了几人的心头。

    “走!”

    此时宇智波鼬心中的不安到了一个极点,甚至毛发森竖,全身生起一片寒栗子来。

    话音刚落,宇智波鼬便直接转身离开,干柿鬼鲛和和马对视一眼,也立马抽身离开,他们两个也感到了浓烈的不对劲!

    “哎......”

    就在众人刚走了不到数十米,一声极其轻微,但又无比清晰的叹息声,传到了三人的耳朵中,随着而来则是一股淡淡的凄伤。

    三人的身体同时一僵,停下了步伐,宇智波鼬眼眸更是猛的一缩,一向冰冷如冰的脸上顿时为之一变!

    因为这道声音,他实在太过熟悉了。

    不能忘,不敢忘,不会忘!

    “你要去哪里呢?”

    这道女声是如此的温柔,声音是如此的慈爱,仿佛一个无微不至母亲在对自己的孩子呢喃细语。

    “我的孩子......”

    “一打七!”

    温暖如母亲的声音到了最后变成悲愤怨怒到极点的质问,仿佛一个被孩子抛弃后的母亲感到心灰意冷和浓烈失望。

    “这!?”

    干柿鬼鲛和和马脸色也是极为精彩,因为他们两个的身体随着那道女声的响起,居然同时被束缚住了。

    随着那道女声的最后质问后,一股寒意冷意遍布全身,这不是温度上的寒意,而是一种冰封人心的心寒!

    一种凄凉,失望,心灰意冷到极点的心寒,阴冷!

    不过,两人也是修罗场中杀出来的强大忍者,浑身查克拉一震,就摆脱了束缚,只是心里的那股寒意依然存在。

    两人顺势转头向身后望去,顿时心中一惊。

    此时那具怪异的箱子已经彻底崩塌,化作无边无际的阴郁脉流,不断的涌进一个突然出现的黑色长发女子身上。

    只见这个女子容貌清丽、气质也是高雅而深邃、仪静而体闲,让人看到的一瞬间就明白这一定是一个大家族出生,受到良好礼仪教养的大家闺秀!

    只是她的脸色全无血色,露出来的皮肤尽是一片苍白,犹如死人一般的灰白!

    一双漆黑的眼眸灰暗森冷,喜怒哀乐各种情绪熏染其中,又似将这些感情浓烈到极致后变成一种无悲无喜,不怒不乐的灰暗森冷。

    这么一双眼睛,让人只要看一眼,似乎就会感觉到灵魂震荡,汗毛森竖,扁体冰冷之感!

    不过,这双眼睛的视线不在两人的身上,而是死死的盯着背对着她的宇智波鼬!

    怎么回事?

    她是谁?

    一时间,两人都惊疑不定,都没有轻举妄动。

    而宇智波鼬只感觉在那道视线的注视下,身体僵硬,遍生森冷阴寒之感,难以动弹。

    沉默一会,眼眸中的三勾玉缓缓转动,就要解除那女子对他身上的束缚!

    “为什么不说话!?”

    这时,宇智波美琴对于宇智波鼬的沉默似乎感到不耐烦了。

    冰冷的声音骤化成无比的愤怒,沉静而深邃脸色变得有些扭曲狰狞,爆出如渊如狱的漆黑色查克拉,如同铺天盖地的黑色阴云,整个山谷骤然一黑!

    “是见到了妈妈,不高兴吗?鼬!”

    妈妈!?

    和马和干柿鬼鲛一怔,还未回过神来,就见按个自称宇智波鼬妈妈的女子动了,整个人仿佛化作一道席天幕地的黑色阴云。

    黑气流转翻腾,层层叠叠,向着正在解除束缚的宇智波鼬攻去。

    那黑气撕裂的空气带来撕鸣声,仿佛如同厉鬼嚎哭一般,低沉又渗人!

    好快!

    和马和干柿鬼鲛眼眸同时一缩,心中震骇间,反应也不慢,一前一后的向宇智波美琴发动了攻击,挡在了宇智波鼬的身前。

    而宇智波美琴却像提前预料到了他们的攻击一般,那黑气只是微微偏转,就险之又险的避开了了两人的全部攻击。

    怎么可能!?

    干柿鬼鲛心中有些难以置信,别看他们差点就攻击到了那个女子。

    实际是那个女人像早有所料一般,身形移动的距离恰好处于他们攻击范围之外,不会多用一分力气,更不会多走一步,浪费多余的力量!

    心中不信间,干柿鬼鲛回身准备再次回挥刀发动攻击的时候,宇智波美琴身上那一团浓烈的黑雾仿佛化作一条尖锐的巨型尾巴直直朝着两人刺了过来。

    和马和干柿鬼鲛两人连忙躲避开来,刚一落地,就见宇智波美琴已经攻到了刚刚解除了束缚,还未来及躲避的宇智波鼬面前。

    “鼬桑,小心!”

    干柿鬼鲛心中一惊,连忙急声道。

    但出于意料的,宇智波美琴来到宇智波鼬面前,浑身上下的滔天凶气顿时消失不见,也没有对宇智波鼬发动攻击。

    “鼬.....”

    宇智波美琴双眸流着泪轻声细语呢喃,颤颤伸手的向宇智波鼬的脸摸去,她的神情似乎是那样的温柔,慈祥!

    见到这一幕,本来准备闪避的宇智波鼬大脑霎时呈现一片空白。

    呆呆的看着宇智波美琴的手摸上了他的脸,宇智波鼬甚至能够清晰的感应她手中那熟悉的细腻掌纹。

    只是她的这只手无比的冰冷,并没有记忆中母亲的那收手掌那么温暖。

    宇智波美琴轻轻的抚摸着宇智波鼬的脸颊,苍白的嘴唇,在轻微的蠕动,仿佛在述说着什么,带来一股淡淡的凄伤。

    一瞬间,宇智波鼬心中涌起了强烈的悲伤和愧疚之意,看向那无数次出现在梦中,灵魂中的熟悉面容。

    女人的打扮,脸颊和记忆中的母亲一模一样,只是她那苍白的颈部有一个红色血痕,似乎在不停的在流出鲜血。

    这道血痕,宇智波鼬再熟悉不过,就是那晚,他亲自为之!

    只是女人的表情依然如记忆中母亲那么温暖,温柔,那怕在最后一刻都没有丝毫怨恨!

    一瞬间,他流泪了!

    宇智波鼬感觉自己的心碎了,下一刻看着女人那无声诉哭的脸颊,他流泪了。

    除了女人身上不停的散发出一种透彻心扉的悲伤感染到了宇智波鼬外,宇智波鼬本身对于母亲的愧疚也占了极大的因素。

    见到这么一幕,和马和干柿鬼鲛一时间惊疑不定,不知该是上前支援,还是原地待命。

    “对不起......”

    宇智波鼬声音嘶哑的开口道,像是从喉咙挤出来的一般。

    下一刻,宇智波鼬微闭双眸,整个人已经化作漫天的黑色乌鸦,消失在了原地,然后出现了干柿鬼鲛和和马身边。

    “宇智波鼬,她是你妈妈?”

    和马看着远处的宇智波美琴,脸上出现了难以置信之色。

    “你妈不是死了吗?”

    宇智波鼬:“.........”

    闻言,那么一瞬间,宇智波鼬就有想立马抽刀把和马砍死的冲动。

    但转念一想,好像人家也没骂他,说的是实话,而且还是他亲自做的。

    “鼬!”

    宇智波美琴站在原地沉默了好一会,才转过头来,声音没有怨恨,没有杀意,没有灵魂,只有一种透彻心扉的寒冷和悲伤的质问。

    “你答应过妈妈,会照顾好弟弟的,那么现在佐助呢?”

    “你做到了吗?”

    随着宇智波美琴的质问一出,瞬间空气又变得冰冷起来,气氛凝固得让人窒息

    .

    闻言,宇智波鼬眼眸微动,嘴巴张了张,最后还是陷入了沉默中。

    现在他身边还有两个晓组织的人,他不想让别人知道那晚的事情。

    “还是我自己去找吧。”

    见宇智波鼬沉默不语,宇智波美琴叹了一口气,晦暗阴冷的双眼缓缓变成猩红之色,看向天际的某个位置,轻声呢喃道:

    “找到了!”

    话音刚落,宇智波美琴身体爆出层层叠叠,密密麻麻的黑色查克拉就像嗜血狂躁的毒蛇一般在身边组成一个和宇智波美琴一模一样的人。

    无穷量黑气汹涌而起,八条似龙非龙,似鳄非鳄的蛇头像尾巴一般从新出现的宇智波美琴身后冒出。

    秘术·魍魉分身!

    “佐助,妈妈来找你了.....”

    魍魉美琴刚一出现,便发出一声温柔的细语呢喃,身形一动整个人便化作一道暗紫色的秽恶暴风,伴随着鬼哭狼嚎之声和号角仿佛阴冷的嚎嚎哭啸,朝着东边的方向赶去。

    这时,宇智波美琴才转过头那看向晓组织的三人。

    那双猩红的眼睛,猩红得仿佛是来自深渊地狱一般的红!

    眼中的三颗黑色勾玉看起来只是普通的三勾玉写轮眼。

    但比起一般的三勾玉,却更显得漆黑,妖异,渗人!

    透露出无边无底的可怕黑暗,将任何与之对视的人的灵魂冻结,仿佛一个吞噬生命的深渊巨洞!

    
成人用品:www.2s.tv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成人用品 情趣用品 性保健品 情趣内衣 性用品 两性用品 我的白富美老婆 异界 农门婆婆的诰命之路 御鬼者传奇 海贼首富的嚣张高调史 隐婚后我被大佬宠翻天 源来真爱在身边 虎啸断云 哀家克夫:皇上请回避 鉴宝 嫡女锋芒之狂妃 全球通缉令 都市渡恶师 双胞胎妹妹不好带 在莽新造反的日子 韩冬 傻妃重生虐渣忙 九星之主 万古第一武神 天师神婿 官道奇才 我不可能是剑神 他来自虚空 从炸掉魂环开始的斗罗 被校花倒贴之后 源化2 大宋之我是杨家三郎 嫡女不善:楚楚这厢无礼了 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破天踪 南笙与鹿凌 女神的贴身医王 冥王的脱线娇妃 幻尘传 爱在回忆中等你 赘婿 凤落江湖 真千金她是全能大佬 圣御星魂 武破诸天 镐京出猎 道家祖师 废材修仙锦鲤多 圣骑士赵大牛 机战世界 永恒灵域 仙道符途 无情人画无情路 大周仙吏 昆仑小师叔 重生之城市修仙 斗破苍穹 锦冠天下 佛系医妃有空间 邪王嗜宠:鬼医狂妃 我本大明一布衣 幻之章 我的狐仙娇妻 我的名字科比布莱恩特 问镜 鬼神盗墓系统 药尊老祖 洪荒之云中子传奇 奸臣之妻 变身二次元便当少女 陌上行 唐朝倒霉蛋 神谕 长海云起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医妃难当:这个郎中不一样 从大体老师开始的亡灵机甲传说 剑色生香 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米瑞斯之命运的选择 雾锁道途 快穿之我真的不记仇 重生八零:团宠小福妻 王者荣耀之战神归来 在逃生游戏中做朵黑心莲 绝色炼丹师废柴七小姐 铉道 网游之金刚不坏 孙策的野望 一念破碎 天耀星官 项链里的空间 超凡大航海 重生第一男妃 重生西游之天篷妖尊 穿越明朝之商帝国 活人禁忌 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尘缘 锁婚,男神太欺人 紫川 雪中悍刀行 甜妈萌宝寻爹记 八字命师 当闪光灯遇上键盘 斗罗之蚀雷之龙 星河寂灭 我家老婆来自天上 仙界赢家 日娱之过往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纯情丫头火辣辣 以漩涡之名 从红月开始 云时问锦何处去 灾厄暴君 重生之古玩人生 江上寒月明 听说世子暗恋我 重生之老天我不玩了 神圣罗马帝国 扭曲的日常物语 原来我是天道化身 炼器雄心 猿说 大师兄捡到了小说大纲 从斗罗开始当团宠 官道之平步青云 霍少蜜蜜宠:宝贝,你好甜! 超神宠兽店 我的老爸好像有点强 医流狂兵 逆转木兰辞 剑道狂仙 汉末将星传 天唐锦绣 重生禁忌之恋 朝思归 圣龙局 我的岳父大大是阎王 重回九零她靠科研暴富了 娱乐圈里的泥石流 圣言问道 绝品神眼 英雄联盟之逆袭王者 重启末世 仙朝 太子,太腹黑 我真不是木匠皇帝 封魔将军 独宠旧爱·陆少的秘密恋人 玖宵传 我在都市召唤妖怪 也曾匆匆 南风阁之公子欢 捍卫荣耀 天下男修皆炉鼎 训练家的格斗之路 黑名单上的守护者 网游之近战法师 万千灵域 神医狂妃太嚣张 带着仓库到大明 生活系游戏 霸仙轮回决 诘问道门 天刚传 也曾匆匆 开局继承神魔墓场 宦海风云记 踏星 朕又不想当皇帝 我有一座无敌城 从阿兹卡班到霍格沃茨 轮回仙神道 测试专用作品勿阅1111 千秋我为凰:火凤凰 汉末文枭 穿越香江之财富帝国 变身倾世圣女 快穿之天道管我叫娘亲 重生之贼行天下 开局写出来神功易筋经 道极妖尊 英雄联盟之逆天大脑 外星废柴双生元帅要逆天 终极斗罗 我有一条龙骨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星河寂灭 纬度37度 逆袭之超少年密码 青主 血腥异兽 甜心宠之墨冷曦暖 佳期如梦之海上繁花 贞观卖纸人 美男志 测试专用作品勿阅1111 是风 从斗罗开始打卡 奋斗在初唐 替嫁医妃是大佬 仙帝 竞技之路